“欧洲在电信基础设施和下一代通信技术上的投资在全世界来说是最少的,我们的人均投资额还不足美国的一半。所以欧洲要想在竞争中取胜难度非常大”,斯蒂凡·理查德说。

“东边为联络线、中间是地铁、西边是京雄高铁。旅客从通廊换乘下来后,根据需求分别前往不同区域。”霍建利在示意图上仔细讲解。机场和地下一层的换乘电梯共有10部,据测算,旅客从航站楼到轨道交通区域的换乘时间在10分钟左右。